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古妖血裔 > 第三十五章 挖坑(为盟主幽萌之羽加更)
    意识回归,场景回归,头皮发麻的李羡鱼猛的从座位上窜起来,椅子摩擦地面的噪音在安静的教师里回荡,吸引了教授和学生们的目光。

    “这位同学你有事么。”秦教授皱着眉头,朗声道。

    李羡鱼不理,双手撑在桌面,大口大口的喘息,后背凉飕飕,伸手一摸,脊背汗津津一片。环首四顾,鬼婴消失不见。

    “教授我身体不舒服,我想请个假。”他抓起椅背的书包,苍白着脸,在同学们各异的眼神里走出教室。

    身后是【汉乡】秦教授的声音:“继续考试。”

    大学就是【汉乡】这样,你爱学不学,甭指望教授会像中学老师那样冲出教室挽留你。

    李羡鱼大步走出教室,想去厕所洗一把脸,停在厕所门口,想起鬼婴共享画面里那个头发披散盖住脸,默默立在黑暗中的女鬼,迟迟不敢迈入。

    他估计自己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对公共厕所产生心理阴影。

    他还有类似的阴影,比如看见网上跳出的少儿不宜广告画面,就会想起祖奶奶,然后腰子疼。

    想必祖先们都会有这样的阴影吧?从而一个个变成禁欲男神,对女人失去兴趣。

    我们对女人没有兴趣,我们只是【汉乡】为了繁衍后代.....

    从鬼婴的视角里,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个女人再盯着他,或者说再盯着张颖,同时盯着鬼婴。

    他不过是【汉乡】共享了鬼婴的切身感受,便已是【汉乡】如坠冰窖,险些心肌梗塞。

    李羡鱼突然想起笔仙的游戏规则,当你感觉房间里多出一个人的时候,说明笔仙来了。

    是【汉乡】的,并不是【汉乡】笔在纸上画圈才是【汉乡】笔仙来到你身边的唯一佐证。

    从来没有规则明确的说过笔仙一定配合你,你以为招魂失败了,却不知道它有可能就在旁边看着你,披散的头发下面是【汉乡】一张惨白的脸,有一双白内障的眼。

    李羡鱼向来是【汉乡】从心的人,在厕所门口略一犹豫,扭头就走。

    不是【汉乡】鬼婴杀人!

    杀人的是【汉乡】笔仙。

    李羡鱼再次顿住脚步,掏出手机,打开《古妖》这款软件,试着撤回刚才发给任务部的信心......

    一切都晚了。

    虐婴他尚能稳如老狗.....其实也不是【汉乡】很稳。可如果对方是【汉乡】个怨气深重的老鬼,他会很危险。

    匆匆下楼,给祖奶奶打了个电话,得知两人在图书馆,李羡鱼立刻赶过去。

    坑货一号和坑货二号坐在入口最显眼的座位,各自舔着冰淇淋,三无很认真在看书,祖奶奶手机放在书上,很认真看手机。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祖奶奶不动声色的把翻了一页,把手机盖住,满脸幸福的感慨道:“看了会儿书,老身便觉得整个人都升华啦。平生三好,好读书,好饮酒,好诗词。”

    “有的东西就不要装了,给男人留条活路。”李羡鱼说:“你当自己是【汉乡】李白?”

    祖奶奶立刻道:“李羡鱼,为什么我的手机比别人的小。”

    李羡鱼:“你短小精悍。”

    祖奶奶:“骗人。”

    李羡鱼:“你胸大,所以手机小,这叫均衡之道。”

    祖奶奶正要说话,李羡鱼摆摆手,道:“有正事和你们说,我知道张颖怎么死的了。”

    “怨灵杀人。”李羡鱼压低声音:“她们昨晚在宿舍玩了笔仙游戏,我亲眼看到她们走后,厕所出现一个女人.......”

    当下,把刚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详细说了。

    祖奶奶蹙眉半天,捏着小下巴:“扶乩招来的灵体,通常都是【汉乡】徘徊在附近的。怨灵存在的时间与它的怨气成正比,通常,存世越久的怨灵,怨气越大,你先弄清楚它的来历。”

    李羡鱼茫然道:“扶鸡是【汉乡】什么。”

    祖奶奶:“上古巫术,笔仙是【汉乡】它的简化版,这是【汉乡】道教一种召魂法术。”

    “叮!”

    李羡鱼兜里的手机响了一下,他掏出来看了看,信息是【汉乡】公司任务部发来的:“财大女生宿舍三号楼疑似发生怨灵杀人事件,请在24小时内查清此事,并解决怨灵。”

    积分奖励:15分。

    附带一份文件说明。

    完了,任务果然来了,宝泽集团的效率真尼玛的快。

    李羡鱼心微微一凉,点开word查看,里面的内容是【汉乡】张颖三位室友的笔录内容。出了这么大的事,她们已经被带到局子里做笔录了。

    警察并没有发现笔录中有何不妥之处,三位室友不知道张颖是【汉乡】怎么死的,只是【汉乡】第二天在厕所发现她时,人已经凉透了。

    但笔录里有一段内容详细的描述了昨晚她们玩笔仙的经过,正是【汉乡】这段笔录录入电脑后,被宝泽集团的系统捕捉,列为“疑似灵异事件”,然后任务发布到李羡鱼手机上,让他查证。

    秦泽有种挖坑埋了自己的感觉。

    “得,祖奶奶,三无,有活儿干了。”李羡鱼叹口气。

    “有活儿你就干呗,努力赚钱吼,乖孙。”祖奶奶舔一口冰激凌。

    李羡鱼看了她一眼,还好他有三无,不然指望这个坑货奶奶,他不等觉醒,已经死翘翘。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在祖奶奶的建议下,李羡鱼凭着不错的外表,勾搭了附近的长发女孩,跟她聊八卦。

    “哎,你是【汉乡】三号宿舍楼的么。”李羡鱼道:“听说金融系的张颖死了诶。”

    “我不是【汉乡】三号宿舍楼的,不过张颖是【汉乡】割腕自杀的。”女生合上书,小声嘀咕:“死在厕所里的,那儿以前就闹鬼。”

    李羡鱼追问道:“怎么说?”

    女生:“08届一个学姐在厕所割腕自杀了,为什么自杀的不太清楚,好多年前的事了嘛。反正打那以后,就经常有人听到半夜厕所传来哭声,更有人看到夜深后,有披头散发的女人在走廊里走来走去。张颖也是【汉乡】在那个厕所割腕自杀的,你说巧不巧。”

    披头散发的女人......

    李羡鱼道:“穿裙子的?”

    女生:“穿不穿裙子的倒是【汉乡】不知道,对了,我还听说过一个事儿,你过了午夜去上厕所,隔板底下会伸出来一只手,会问你:你有纸吗,你有纸吗?”

    女生信誓旦旦的说:“这个说法比前面两个更多,据说很多人都碰到过。”

    李羡鱼追问:“咱们学校谁碰到过?”

    女生摇摇头:“这个倒没有,我也是【汉乡】听别人说的,再然后就是【汉乡】校园论坛里看过这个帖子。”

    李羡鱼:“谢了,啊对了,如果不给她纸,会怎么样?”

    女生脸色森然,咧嘴:“她会吃人。”

    说完,见没吓到李羡鱼,她自己咯咯咯的笑起来。

    李羡鱼起身要走时,女生喊住他:“同学,留个微信呗,晚上有时间吗?”

    看吧看吧,我堂堂财大小王子,向来很受女生青睐的。我八块腹肌的小纤腰运动量,堪比宅男们的麒麟臂。

    他瞅了瞅女生清秀的脸蛋,黯然的发现自己腰子毫无波动,心灰意冷的摆摆手,走开了。

    勉强打听清楚女鬼的根底了,08届的话,到现在已经十二年啦。

    我滴妈,十二年份的老鬼。

    李羡鱼心里有点慌。

    招魂召出怨灵,张颖已经死了,按照笔仙游戏的节奏,下一个死的是【汉乡】谁?

    李羡鱼带着祖奶奶和三无离开图书馆,找了个僻静之处,商讨对策:“我感觉这次玩笔仙的其他三个女学生都有危险,她们很可能会成为第二个、第三个受害者,咱们必须处理这件事,不能让它继续为非作歹,我有一个主意。”

    祖奶奶:“什么主意。”

    三无也看过来。

    李羡鱼把刚才打听来的消息说了一遍,“在这里我有一个疑问,既然是【汉乡】12年份的老鬼,为什么以前都没死人?”

    祖奶奶道:“记得我跟你说的么,怨灵因执念而生,通常情况下它们不会滥杀无辜,因为它们的执念并非杀人。张颖的死,可能是【汉乡】因为扶乩招来了怨灵,请神容易送神难。也有可能是【汉乡】与怨灵的执念有关。总之她们三人有危险了,那个厕所也成了是【汉乡】非之地。不解决的话,恐怕又要闹出人命。”

    李羡鱼点点头:“我的办法是【汉乡】这样的,咱们潜入女生宿舍的公共厕所,到了子夜,假装蹲坑,如果传言是【汉乡】真的,它就会出现找你要纸,办法我觉得很ok。”

    顿了顿,很从心的语气:这种事,我本该责无旁贷。但是【汉乡】吧,女生宿舍我进不去,实在有心无力。祖奶奶,你和三无谁去?”

    他这种战五渣,绝对不能和怨灵硬肛,此事就交给三无和祖奶奶去解决。

    一个不死不灭的战魂,一个战力爆表的血裔,有危险你们上,有积分我来赚。

    李羡鱼觉得很ok。

    三无摇摇头:“我身上杀伐之气太重,她不敢现身的。”

    祖奶奶鄙视的看了眼曾孙:“我可以去啊,但我遇到危险,肯定要抽精,你现在肾虚,再抽一次,就是【汉乡】肾亏了。你自己选咯。”

    李羡鱼:“........”

    要腰子,还是【汉乡】要命?

    这个选择题,对男人来说,比媳妇和妈同时掉水里先救水更难。

    他感觉自己挖了个坑,然后把自己给埋了。

    “所以,你们想让我去当诱饵?”他小脸发白的说。

    三无:“我觉得很ok。”
友情链接:小学生作文  神道丹尊  逆天邪神  修真聊天群  绝世邪神  小学生作文  重生之财源滚滚  扶蜀  逆天铁骑  首富杨飞  中华养生网  第一课件网  逆天铁骑  伏天氏  经典语录  超强吸妖器  阅读封神系统  我闺女是天师  健康报网  明末第一贼  女性健康  明末第一贼  银行信息港  花都最强医圣  漂亮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