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汉乡 > 第九十二章谁是【汉乡】谁的命啊
    第九十二章谁是【汉乡】谁的命啊

    云琅暗地里算计过,家里的几个妻妾,能陪他死的就苏稚一个,这是【汉乡】一个敢爱敢恨的傻女子,所以她的爱最是【汉乡】无私,也最为纯粹。

    宋乔就是【汉乡】一个标准的大汉坚强女子,丈夫要是【汉乡】战死了,她会坚强的带着孩子们活下去,直到老死再与丈夫合葬。

    红袖是【汉乡】一个经历过大难的女子,她知晓生命是【汉乡】宝贵的,因此,在得知丈夫战死之后,会努力的把自己的生命活出别样的精彩来,因为她知晓,陪着丈夫一起死是【汉乡】最愚蠢的。

    至于卓姬,指望一个历经沧桑的女人会为别人死,完全是【汉乡】一种奢望,她对生命的看法已经带着强烈的宿命论,不论有任何苦难加身,她都会认为这是【汉乡】上苍对她的考验。

    男人都是【汉乡】自私的,也是【汉乡】占有欲最强的,他们不仅仅想要女子的身体,心,连生命都想要。

    云琅何能例外?

    这些阴暗的心思自然是【汉乡】不能宣诸于口的,他就因为很清楚,所以才对苏稚显得极为宽容。

    都能同生共死了,那些意外出现的事情,实在是【汉乡】不值一提。

    卓姬很想弄明白这一点,可是【汉乡】,她不是【汉乡】苏稚,所以永远都不会明白,哪怕在苏稚的父母家人给云氏差点带来灭顶之灾的以后,云琅为什么会更加的疼爱苏稚。

    她看的出来,虽然云琅对待苏稚的态度是【汉乡】最粗暴的,却是【汉乡】最疼爱她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云琅拿着一卷书,在暖房里教授弟子的模样卓姬百看不厌,一个青衣男子披散着头发,背着手在孩童群中漫步,不时地纠正一下孩子的谬误之处,带着和煦的笑容在顽童的脑袋上用书拍一下,看着就让人觉得暖和。

    冬日里的第一场真正的大雪终于来临了。

    地面上铺着厚厚的一层白雪,仆人们正忙着用竹竿敲打松柏跟竹子上落雪,每一杆子下去,就有大蓬的雪粉落下来,仆人匆忙闪躲却没有避开,弄得一头一脸。

    荷花池上繁盛不再,已经有了薄薄的冰层,偶尔会有红色鲤鱼顶开薄冰匆忙呼吸几口,然后又钻进薄冰下面。

    池面上还有不多的几枝枯瘦干瘪的莲蓬,里面的莲子早就跌落了,没了莲子的莲蓬轻飘飘的,风一吹,就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几只小小的麻雀绝望的缩在枯枝上,把自己的羽毛支棱起来如同一个毛球,似乎这样就能抵御寒冷与饥饿。

    读书声大起来之后,麻雀就会被惊飞,抖下一蓬雪粉之后就不知所踪了。

    屋檐上的白雪堆得厚厚的,这让云氏原本就有些上翘的屋檐显得更加挺拔一些。

    披着红色斗篷的红袖在白雪中显得极为醒目,去掉毛茸茸的兜帽那一刻,就连卓姬都着实有些惊艳。

    云琅很确定,这个死妮子是【汉乡】故意的,家里粗壮的婆子多得是【汉乡】,尤其是【汉乡】几个膀大腰圆的厨娘更是【汉乡】彪悍的长安城都有名,那里轮得到她踩着冰雪来给孩子们送课间的糕饼。

    卓姬钦佩的瞅着云琅道:“我夫君真是【汉乡】好福气。”

    云琅笑道:“耶耶早就说过,我来大汉国,就是【汉乡】为了来享福的,怎么,不服气?”

    卓姬赞叹道:“妾身恨不能身为男子,如果我是【汉乡】男子,也定要这样生活。”

    云琅见红袖还忙着给孩子们分发糕饼,就低声道:“你在温泉池子里最情浓的时候可不是【汉乡】这么说的。”

    卓姬翻了一个白眼道:“我怎么说的?”

    “你说身为女子真好,这世上的便宜不能被你一个人占尽了吧?”

    卓姬啐了云琅一口道:“下流!要我快点走就明说。”

    说完话,就命丫鬟抱起琴就扭着腰肢离开了荷花池,她可不愿意看见丈夫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恶心样子。

    红袖来到云琅身边,展颜一笑,云琅就摇着头道:“都说回眸一笑百媚生,这句话用在你身上,最恰当不过了。”

    红袖从篮子拿出最后一块烧饼递给云琅道:“热的,就茶吃最好。”

    云琅接过烧饼,咬了一大口,满意的点点头,他很喜欢这种什么都不放的白面烧饼,咬一口慢慢的粮食香味。

    “夫君已经好久没有上过朝了,今日又有差官来催促了。”

    云琅摇摇头道:“没人喜欢我留在朝堂上,陛下也不会喜欢,之所以会有差官前来,完全是【汉乡】丞相公孙贺在完成他的职责,去与不去又有什么分别。

    还不如趁着在家,将孩子们的课程赶一赶,等我开春出征了,就没时间了。”

    红袖倒了一杯热茶放在云琅面前道:“如此,您就该多与妾身在一起。

    全家就我没有孩子。”

    云琅愣了一下,看着红袖道:“你素来是【汉乡】个清冷的性子,怎么也问起子嗣之事了?”

    红袖毫不扭捏的道:“我该有孩子了,母亲昨夜托梦给我,问我有没有孩子,还在责怪我冷落您。”

    云琅大笑道:“别拿你母亲来说事,你是【汉乡】担心我一去不返是【汉乡】吧?”

    红袖扭头看着纷飞的白雪有些寂寥的道:“您出征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妾身心中空落落的,如果腹中有个孩子,应该会好很多。”

    云琅点点头道:“此去并非一年半载就能功成的,陛下要求干净彻底地解决掉匈奴,然后再把西域之地全部纳入版图。

    想要做到这些事情,就要走数万里路,经历无数的厮杀。”

    “皇图霸业,乃是【汉乡】男儿雄心所向,妾身只是【汉乡】一个可怜的小女子,只希望守着自己的夫婿,生一两个孩子,慢慢变老,最后无牵无挂的离开。”

    “我去作战让你感到不安了?”

    云琅握住这个一生中都没有多少安全感的女子的手。

    “是【汉乡】的,我最近的梦境很乱……”

    云琅将红袖从座位上拉起来,离开了纷乱的荷花池暖房,一前一后的走在雪地里。

    “你该知道,有些事情是【汉乡】我必须要去做的。”

    红袖双眼噙着泪花哽咽道:“我知道,你想看着匈奴覆灭,这是【汉乡】您一生功业的巅峰,所以我不敢留您,只想要一个孩子陪我。”

    云琅抬手擦拭掉红袖流淌下来的泪水道:“你可能弄错了,覆灭匈奴是【汉乡】皇帝的功业,是【汉乡】去病他们的志向,唯独不是【汉乡】我的,因为我知道,不论我去不去漠北,匈奴人都难逃覆灭的命运。

    我的志向在大汉,在人们居住的房子上,在他们身上的衣衫上,在他们碗里的食物上,从来不在覆军杀将上。”

    说到这里云琅张开手,让雪花落在手上,雪花很快就融化了,与红袖的泪水融为一体。

    “论作战,我不如去病,甚至不如李敢,论到富国,一百个去病,李敢也不会是【汉乡】我的对手。

    你也知道,你的夫君我向来是【汉乡】一个狡猾的人,我知道我的命有多珍贵,所以,你大可放心,我会平安回来的。

    至于你想要孩子,你觉得一两个够么?我可不这么认为,我认为我们会有很多,很多孩子,多的让你照顾不过来。”

    红袖被云琅这些吹嘘的话弄得破涕为笑,抓着云琅的袖子娇嗔道:“我又不是【汉乡】母猪。”

    云琅抓抓头发道:“怎么不是【汉乡】,我觉得我现在都成一头公猪了。”

    红袖大怒:“你真是【汉乡】……”

    云琅哈哈大笑道:“一头蠢猪吗?我真的是【汉乡】!”

    说完,就抱起红袖向主楼走去。

    很不幸,在将要走进主楼的时候,碰到了刚刚从里面出来的大长秋。

    大长秋笑呵呵的看着一脸无奈的云琅道:“老夫不耽误你的时间,就是【汉乡】来告诉你,阿娇贵人准备开一场白雪宴,邀请你前往,时间就在今晚。”

    “什么白雪宴?”

    “就是【汉乡】找陛下的新宠李夫人来给重臣们跳舞!”大长秋说的云淡风轻。

    云琅惊愕的道:“这也成?”

    大长秋撇撇嘴道:“左右不过一个贱婢而已。”

    云琅连忙摇头道:“我是【汉乡】说陛下!”

    大长秋笑道:“是【汉乡】卫皇后亲自准许的,陛下也不能阻止,不过,看陛下的样子似乎并不感到奇怪。”

    云琅感慨的道:“原来陛下也有无奈的时候。”

    大长秋聪明的不接云琅的话,看着一脸娇羞的红袖道:“不错,不错,好好地过日子比什么都强!”

    说完就大笑着走进了漫天大雪中,连兜帽都没有戴。
友情链接:毕业论文网  最强终极兵王  谎话大王  中学生阅读网  银行信息港  最强逆袭  扶蜀  社保查询网  最强狂兵  调教大宋  五代梦  开天录  字幕库  阅读封神系统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扶蜀  开天录  明朝败家子  伏天氏  中国会计网  南方财富网  笔趣阁  房贷计算器  男性健康  娱乐大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