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汉乡 > 第四章少年识得愁滋味
    第四章少年识得愁滋味

    云哲并没有因为蓝田拖拽就放弃跟刘据说话,走到跟前拱手道:“殿下,刘陵进攻河中一事,六日前阳关守将聂壹已经禀报了陛下。

    陛下留中不发,准备看看河中局面变化之后,再决定要不要李敢将军领兵出关。

    这些事情在昨日的邸报中已经说明了。”

    刘据冷冷的看了云哲一眼道:“哦?如此说来,是【汉乡】孤王多事了。”

    云哲施礼道:“微臣知晓殿下为何惶急,其实殿下完全不必担心遍布河中的捕奴团,他们装备精良,且骁勇善战,这么些年来纵横河中所向披靡,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再者,匈奴人如今还想与大汉结盟,断然不会对捕奴团下手的。

    即便是【汉乡】匈奴人对捕奴团下手了,即便是【汉乡】捕奴团全军覆没了,对大汉来说依旧没有什么损失,通过这些人的生死看看匈奴对我大汉的真实态度也是【汉乡】值得的。”

    刘彻嘲弄的瞅着云哲道:“你这是【汉乡】在跟孤王奏对吗?”

    云哲认真的道:“正是【汉乡】!身为人臣当为君主进忠,看到了却不说破,这不是【汉乡】云哲的做派。”

    刘据见满朝文武都停下脚步听云琅训斥他,面孔都有些扭曲了,咬着牙道:”如此说来,孤王还应该感谢你不成?”

    云哲摇摇头道:“微臣不敢!”

    说罢,又施了一礼,微微叹口气,就跟蓝田离开了建章宫,留下刘据一个跪在平台上,也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我这位哥哥一旦暴怒就毫无理智可言,你让他自己想或许能想通,你想通过奏对让他把你的话听进入那就太难了。

    有时候我真的想不明白,堂堂的大汉太子,居然跟肮脏的捕奴团搅合在一起,为了针尖大小的利益,不惜损害自己的名声,真不知道他图什么。

    以后啊,小髆要对付他都不用自己出手,只要不断地激怒他,他自己就会把自己毁灭掉。

    一个见小利忘命的人能成为大汉太子,也不知道父皇看上他哪一点!”

    云琅停下脚步拉着蓝田的手道:“你如果能傻一点,我可能会更加喜欢你。”

    “张安世不是【汉乡】说了吗?才华这东西就跟怀孕一样,时间长了怎么遮掩也遮掩不住。”

    云哲再次停下脚步道:“这是【汉乡】二师兄在掩饰他痴肥的话,你一个女子说出来不雅。”

    “可是【汉乡】,这样说话很痛快啊,对了,你跟你耶耶说了你把我睡了的事情?”

    云哲苦笑道:“我哪里有。”

    蓝田嘿嘿笑道:“我说有就有,胆小鬼,我衣衫都脱了,是【汉乡】你非要说成婚以后才成的,机会我是【汉乡】给你了,剩下的事情你就不要说话了。”

    “你总要学着当一个女孩子才成啊,要不然即便是【汉乡】成婚了,咱们两个男人躺在一张床上,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你又不是【汉乡】没看过,我哪里不像女人了?”

    云哲轻笑道:“你在月光下跳舞的模样就很好。”

    蓝田哈哈笑着揽着云哲的肩膀道:“我也知道很美,这世上也只有你有资格看。”

    云哲强行将蓝田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拽下来,伸手揽住蓝田的腰肢道:“以后,只准我搂你,不准你揽住我的肩头。”

    “我们长得一般高,这样很不舒服。”

    云哲叹口气,论武功,蓝田早就打不过他了,论文采,偏科严重的蓝田跟自己也不可同日而语。

    现在唯有身高这实在是【汉乡】没有法子,刘彻身高八尺,阿娇也是【汉乡】身材高大的女子,蓝田从生下来就长得很快,两人相处的大部分岁月中都是【汉乡】蓝田比他高,自己也是【汉乡】这两年才长高了一些,堪堪与蓝田等高。

    再过两年,谁比谁高真的很难说。

    故作娇羞状的蓝田真的很美,云哲伸手将蓝田的发髻打乱,柔顺的头发便如同瀑布一般散落下来。

    别人看来高不可攀的蓝田,在云哲眼中却是【汉乡】一个很善良的女子。

    她之所以把自己伪装的极其彪悍仅仅是【汉乡】因为担心她的父皇将她许配给他人。

    虽然母亲早就说过云哲就是【汉乡】她的夫婿,父皇至今没有明确的旨意下来,一切都是【汉乡】未知数。

    皇家说亲情那就太可笑了,蓝田从年幼时期就明白这个道理。

    在皇家看一个人,只看他有没有用。

    蓝田只盼着云氏不断地增加实力,逼迫父皇为了遏制云氏将她嫁给云哲,这是【汉乡】最可行的方法。

    说到底,自己能否嫁入云氏,还要看师傅跟父皇之间博弈的结果。

    一旦师傅正式提亲了,就一定要做到一击而中,如果不能做到一击而中,那就必须等待更好的机会。

    日暮溪上风光很好,稚嫩的荷叶将将探出水面,柔柔的铺开,小小的,圆圆的,船桨稍微划动一下,就会激起微微的波澜,让那些小小的,柔柔的荷叶随波起伏。

    云哲弹琴,蓝田一边梳理长发,一边唱歌……

    太阳即将落下的时候,云哲将蓝田送回了长门宫,自己穿过小门进入了云氏。

    回头看一眼暮霭沉沉的长门宫,云哲的脸色就变得阴沉。

    蓝田不开心,甚至有些恐惧,他能感受到。

    一头巨大的老虎从低矮的麻籽地里钻出来,将一个破烂的毯子丢在他的脚下扭头就走了。

    云哲探手捡起老虎大王丢在地上的毯子,随着老虎向院落里走去。

    此时的云氏已经灯火通明,暮春的夜晚稍微有一些凉意,很舒服。

    一些仆妇的女儿见云哲走过来,借着给老虎大王挠肚皮的机会,拼命地向云哲抛媚眼。

    云哲还以微笑,只要他笑了,那些很会打扮的女子们就能高兴很长时间。

    她们只求成为云哲的妾室,甚至贴身丫鬟,这是【汉乡】一个在云哲看来很卑微的想法,却很难实现。

    云氏的女子从来就不愁嫁,一来身家丰厚,二来各个能歌善舞且识文断字,有一些甚至在云氏本身就是【汉乡】地位高贵的女管事。

    这样的女子在大汉国本身就是【汉乡】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她们却不愿意挑选外面的少年郎,将嫁给云哲成为云氏的妾室为自己最高的生活目标。

    别人家的妾室活的如同牛马一般,至于云氏……不论是【汉乡】苏稚,红袖,还是【汉乡】卓姬都是【汉乡】令人羡慕的例子。

    满长安人都知晓,云氏的妾室也活的比别人家的正室夫人更自由,更加的快活。

    老虎接受了云氏女子献的殷勤后,就懒洋洋的向后宅走去,用巨大的爪子推开云琅书房的大门,找到了坐在书桌后面的云琅,就吧唧一声趴在云琅脚下,习惯性的开始舔舐毛发。

    云哲跟着走进书房,见父亲在写字,就安静的在一边研墨。

    云琅写好了一封信,云哲吹干墨迹,找了一个信封,融化了朱漆倒在封口上,用了印章之后放在父亲桌案上。

    云琅喝过茶水放下茶碗道:“陛下的出招了。”

    云哲点头道:“陛下想要看看李敢叔叔会不会主动请缨去河中监视匈奴大军与河中西域人的大战。

    一个操弄不好,河中将会是【汉乡】一场惨烈的三国大战。”

    云琅笑道:“你李敢叔叔出关作战,你大师兄将会奉调入京,陛下既然要看我们舍不舍得放弃凉州,那就做给他看好了。”

    云哲道:“耶耶已经安排好了所有事情是【汉乡】吧?”

    云琅道:“云氏的实力在民间,而不是【汉乡】在官员中,民间是【汉乡】陛下的视野盲区,大汉国的官府从未下到州县以下。

    凉州牧的官职可以交出来,各处的领兵校尉官职我们也可以交出来。

    唯一不能放弃的是【汉乡】凉州乡野良家子……”
友情链接:盛唐之帝国崛起  大争之世  极品全能学生  秦吏  社保查询网  银行信息港  诡秘之主  字幕库  南方财富网  史上最强重生者  最强狂兵  从全球高武开始  武道孤圣  全职高手  重活一次  小学生作文  春野小神医  民国谍影  龙组兵王  星峰传说  我闺女是天师  美食供应商  北宋大表哥  名人名言  毕业论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