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汉乡 > 第十四章虎啸皇宫
    第十四章虎啸皇宫

    老虎大王的咆哮声响彻皇宫,一大群孔雀惊慌的从后花园里飞起,那些饲养在皇宫里面的珍禽异兽也炸了群。

    晒太阳的鳄鱼飞快的钻进了水池,白色的麋鹿在鹿圈里东奔西走,黑色的犀牛虽然反应缓慢,那些刚出生不久的小犀牛却快速的钻进了母亲的肚皮下面,大象扬起长鼻长鸣起来,黑熊爬上了大树,抱着树干瑟瑟发抖,豹子跟着窜上了树,猴子大声的鼓噪,老虎在大坑里来回游走,无数次的想要攀上大坑,却注定徒劳。

    只有一群母狮子齐齐的停止了进食,伸长了脖子向虎啸传来的方向看去……

    刘彻听到虎啸,暴怒而起,一脚踹翻了面前的案几!!!

    刘据……跑了!

    三个剥洗的很干净的胡人也跟着太子跑了!

    胡人虽然彪悍,让他们赤手空拳的去对付一头五百斤重的老虎,他们自问做不到。

    曹襄厌恶的看了看刘据的背影道:“应该让老虎大王吃了那三个胡人的。”

    云琅摸着老虎大王的脑袋道:“大王从来没有吃过人!”

    “咬死也不错啊。”

    “以前咬死过匈奴人,现在没有匈奴人好咬了,也就不咬人了。”

    董仲舒笑眯眯的瞅着跑到台阶下的刘据道:“太子应该没有颜面再上来了吧?

    大礼仪的时候,有三只野狗见证,你云氏还真是【汉乡】露脸啊!”

    云琅笑道:“确实不好,现在既然撵走了,不如我们就上殿吧!”

    董仲舒冷笑道:“好好地汉家大礼仪,头都没有开好,老夫羞与为伍。

    回去告诉云哲,成婚之日莫要给老夫请柬,老夫在家中备酒,为他饮一杯就是【汉乡】了,告辞!”

    董仲舒把话说完,就怒冲冲的下了台阶,坐上自己的小马车扬长而去。

    卫青笑道:“时辰到了,上殿吧!”

    当太阳光照在大殿大门上的时候,众人随着宦官的指引鱼贯上殿。

    刚才在外边的时候,众人还有说有笑的,自从发现了三个胡人之后,很多人就闭上了嘴巴,进了大殿之后朝拜了皇帝就安静的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抱着笏板眼观鼻,鼻观心竖起耳朵搜索大殿上发出的任何声音。

    也不知道蓝田跟云哲是【汉乡】怎么教老虎大王的,这家伙才在侍卫们的注视下走进大殿,就匍匐在地上,一点点的向刘彻的方向挪动。

    等到隋越喊朝完毕,这家伙就已经来到了刘彻身边,将一卷大红文书小心的搁在刘彻的脚下。

    刘彻如同一座冰山一般坐在那里,老虎大王感受到了刘彻的怒意,本来还准备拿脑袋蹭蹭刘彻的腿,终于还是【汉乡】没有做,转身就躲到云琅背后,将硕大的虎头藏了起来。

    隋越从地上捡起文书,小心的放在刘彻的案头,顺便解开文书上的红色丝绸,将文书摊开。

    刘彻瞟了一眼文书,哼了一声道:“求婚文书啊,不知虎大王为谁求亲?”

    云琅抱着笏板出班启奏道:“为犬子云哲向蓝田公主求亲!还请陛下俯允,成全一对孩子。”

    刘彻冷冷的看着云琅道:“朕问的是【汉乡】虎大王,没有问你!”

    云琅笑道:“虎兄不善言辞,还请陛下恕罪。”

    卫青颤巍巍的出班启奏道:“微臣愿意为云氏做媒,求娶蓝田公主下嫁云氏长子。”

    卫青的话音刚落,儿宽也咬着牙出班道:“老臣也愿意为云氏做媒,求娶蓝田公主下嫁云氏长子。”

    刘彻抬头看着大殿的藻顶淡淡的道:“看来朕不下嫁蓝田也不成了是【汉乡】吧?”

    卫青向前一步道:“启奏陛下,确实是【汉乡】一场好姻缘。”

    儿宽却把嘴巴闭得紧紧,恨不得立刻钻进地砖缝隙里,他从刘彻的话语中听到了浓浓的恶意。

    曹襄出班启奏道:“微臣是【汉乡】看着蓝田跟云哲长大的,对这两个孩子的秉性极为熟悉,微臣以为,这两个孩子极为相配,请陛下成全!

    如果陛下觉得云氏还不足以迎娶蓝田,微臣与霍去病愿意为云氏作保,保证蓝田下嫁是【汉乡】一桩美事!”

    刘彻俯身瞅着曹襄道:“你曹氏,以及霍氏愿意为云氏作保?”

    曹襄笑道:“如果陛下觉得云氏聘礼不足,曹氏,霍氏愿意倾尽所有资助云氏!”

    刘彻冷笑道:“果真?”

    曹襄笑道:“果真!”

    刘彻将身子靠在椅背上,心中怒极,他万万没有想到,云,曹,霍三族居然在大殿上承认自成一脉!

    云琅上前一步启奏道:“启奏陛下,云琅乃是【汉乡】山野之人,蒙陛下不弃,方有今日之荣耀,臣由是【汉乡】感激。

    微臣自问入我大汉为官以来,所行所为都是【汉乡】为了我大汉之强大,并为之呕心沥血。

    多年以来恪守为臣之道,未有半分逾矩之处。

    微臣原本不敢与陛下冒然攀恰竞合纭孔,只是【汉乡】犬子对蓝田情根已深,且难以自拔,请陛下看在微臣舔犊的份上,成全这两个孩子,但凡,云氏所有,尽可成为云氏聘礼。”

    刘彻闻言不由得笑了,拍着桌子正要说话的时候,就听见大殿门口有一个冷峻的声音传来。

    “用不着,我阿娇嫁闺女,不是【汉乡】卖闺女,你云氏的那点破烂留着供养我闺女平日用度即刻,用不着献给谁!”

    刘彻猛地抬头,正好看见阿娇提着一柄染血的长剑从大殿外面走了进来。

    “荒唐,你来作甚!”

    刘彻勃然大怒。

    阿娇施施然的坐在大殿中心位置上,当啷一声就把长剑丢在地上,扯开头发道:“当年我就是【汉乡】因为撒泼,才被陛下夺了皇后之位,今日,妾身还准备撒泼一次,好让陛下有理由夺了妾身的性命。”

    刘彻冷声道:“剑上所染之血来自何处?”

    阿娇冷笑道:“刘据跑的快没有砍着,三个散发着恶臭的胡奴没有逃过妾身的宝剑!”

    大殿上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顷刻间刘彻粗重的呼吸声又响了起来,只是【汉乡】一瞬间又恢复了平静。

    刘彻站起身俯视着阿娇道:“收回长门宫!”

    阿娇点点头道:“关外长门宫所有归陛下,关内长门宫是【汉乡】妾身的私产。”

    刘彻又看着云琅道:“收回云氏永安县封地,收回云氏凉州田产,削云氏家将五百!”

    云琅拱手道:“谢陛下开恩。”

    刘彻又来到卫青身边道:“爱卿重病缠身,不宜有军务缠身,去大司马之位,以大将军之尊荣养天年。”

    卫青笑道:“老臣早就不堪驱驰,陛下也早应做此决断,老臣谢恩。”

    刘彻又看着曹襄道:“取你平阳县田产,你可服气?”

    曹襄哀嚎一声道:“舅舅你不能这么无情啊。”

    说着话就抱着刘彻的腿大哭了起来。

    刘彻强忍着怒火道:“你很冤枉吗?”

    曹襄大哭道:“当然冤枉啊,是【汉乡】他云氏娶亲,又不是【汉乡】我曹氏娶亲,我就是【汉乡】随便说说愿意帮云氏出聘礼的话,舅舅你可不能当真啊。

    他云氏的人各个能干,没了封地也没关系,人家马上就能弄到更多的钱。

    我曹氏不一样啊,富贵了快百年了,一个个都养成猪了,全靠家里的那点田地过日子呢,舅舅,您这是【汉乡】要逼死我啊……”

    曹襄痛哭流涕的说,刘彻只管看着天一言不发,怒气却越发的强盛。

    刘彻一脚踢开曹襄,却引来阿娇的冷笑。

    “一桩好好地婚事非要弄得人人都不自在,这周围都是【汉乡】你的臣子,你最亲近的人。

    你有什么顾虑就说出来好了,我宁愿你这样直白的说出来,也不愿意猜来猜去的。

    你是【汉乡】皇帝,要什么东西直接说,我们能给的就给,不能给的告诉你为什么不能给。

    关内的长门宫是【汉乡】我的食邑,我一个弃妇总要有一个吃饭的地方吧?

    当然不能给你。

    平阳县对阿襄意味着什么你又不是【汉乡】不知道,全天下都是【汉乡】你的,你何苦还要曹氏的那点土地。

    云氏之所以答应,是【汉乡】因为云氏的重心从来就不在土地上,你拿走多少,只要不拿走云氏的居住地,云琅没有不答应的。”

    “好,好,好说来说去都是【汉乡】朕的错是【汉乡】吧?”

    面对云琅,曹襄这些人,刘彻可以表现的很暴戾,可是【汉乡】,面对早就母仪天下的阿娇,刘彻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权威是【汉乡】如此的无力。

    阿娇叹口气,来到刘彻身边道:“我要是【汉乡】说我准备反叛,你信不信?”

    刘彻闻言,一张脸涨的通红,半晌,才一个字一个字的道:“朕,不,信!”

    阿娇耸耸肩膀道:“我自己都不信!

    今天之所以会来你的建章宫,完全是【汉乡】因为你在羞辱我的女儿!

    若不是【汉乡】如此,你把全天下的人杀光了,我的眼皮都不会眨一下!

    阿彘,把婚约填上字,我此生再也不离开上林苑一步!”
友情链接:逆天邪神  花百科  全本书屋  谎话大王  落秋中文  全球高武  明朝败家子  极品最强大少  极品全能学生  锦衣夜行  开天录  好名字  史上最强重生者  经典古诗词  南方财富网  努努书坊  铸天之景  个性说说  寒门崛起  重活一次  重活一次  第一课件网  努努书坊  个性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