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汉乡 > 第三十二章 红颜命
    第三十二章红颜命

    他和霍去病,几乎是【汉乡】绞尽脑汁的折腾了这大半天,这样以来,不都白做了嘛!

    这一会,可真的是【汉乡】无路可退了,除非天降神兵,否则谁也救不了。

    云琅和灵心门的弟子,被人家给包了饺子,牢牢的裹在了中间。

    而云琅和灵犀,成为了整个战场的最中心,在外面是【汉乡】灵心门的弟子和霍去病,他们守护这两个相对无语的人。

    而在再外面,就是【汉乡】天羽门、真武宗和皇室的人,形成了一个圈将姜尚等人圈在中间。

    “你说你都走了,你还回来做什么?”这句话,在这片刻的功夫,云琅已经在心中念叨了无数遍,一张口依旧还是【汉乡】这句话。

    灵犀虽然看起来有些狼狈,但笑容依旧是【汉乡】那般的甜美,她嘻嘻的笑着,说道:“我怕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还想着嫁给你的,我不能就那么走了。”

    云琅苦笑了一声,挠头说道:“你走了,你可能还有机会嫁给我!现在,恐怕没机会了。”

    “苍天为证,大地为媒,我现在就可以嫁给你!更何况还有这么多同门和敌人的见证,我已经知足了。”灵犀的略带风?尘的脸颊上,满是【汉乡】羞涩。

    在这一刻,她虽没有身披红妆,却已然是【汉乡】云琅的新娘。

    云琅笑了起来,这第三世他倒是【汉乡】活成了侠骨柔情,也罢也罢。

    命运指向什么地方,那便走到什么地方吧,天意难违。

    云琅猛地抱住灵犀,给了一个绵延而长久的吻,吻的热烈如火,如眼前的战斗,如火如荼。

    “那就用一场战斗,来为我们作见证吧!”云琅松开了灵犀,柔声说道。

    话语虽轻,但气势确如金铁交鸣,大气磅礴。

    小鸟依人的灵犀,轻轻点了点头,她脸颊上的酡红,像是【汉乡】一朵娇艳的彤云,沉醉在这西北风吹拂的山巅。

    极致的美?艳,更像是【汉乡】浴血的曼陀罗,在腐朽中挣扎中绝世之姿。

    天羽门那位眼角几乎要拖到脑后的长老,如女人般缓缓捻着他飘扬的白发,嘴角一勾,冷冽的笑了起来,“原来是【汉乡】一对绝命鸳鸯,难怪如此自找死路,老朽忽然间倒是【汉乡】有些下不去手了。”

    “风长老,难道要放走他们吗?”有手下从旁问道。

    风长老面容一冷,瞥了一眼说话的那名弟子,“你难道是【汉乡】要找死吗?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放他们走了?”

    那名弟子摸了一把脸,讪讪的退到一旁,连忙闭上了嘴。

    “亲手斩杀一对绝命鸳鸯,实在是【汉乡】人生一大乐事。”风长老狞笑着,目光犹如贪婪的毒蛇。

    随着风长老的手势,一支支的羽箭再次呼啸而起,如张开的风帆般倾泻向了灵心门弟子。

    天羽门弟子人人善箭,能以羽箭啸鸣百步之外杀人于无形,乃是【汉乡】他们威震江湖的立足之本。

    犹如蝴蝶般身影翩谴的灵心门弟子,人人捧琴,悠扬的琴音在这西风凌冽的山巅,化为了一曲凄切婉转的曲调。

    乍起的琴音,形成了如波浪般肉眼可见的音浪,和飞蝗般的羽箭撞在了一起。

    虽无金铁,却有金铁交鸣之声,羽箭和音浪的撞击,打出了一片如烟花般灿烂的火花。

    身背龟壳,手持长枪的真武宗弟子,顺势突进。

    敏捷的身法,让他们恍如游鱼一般,瞬间便逼近了灵心门弟子组成的阵法。

    灵心门防守严密的阵法,在瞬间被搅的七零八落,转眼之间便死伤数人。

    霍去病的铁疙瘩,再次派上了用场,虽然其貌不扬,但杀伤力却是【汉乡】相当可观。

    只是【汉乡】这一招用的次数多了,对付这些高手的弊病,瞬间显露无疑。

    铁疙瘩落地的瞬间,真武宗的弟子就已经抽身而退了。

    云琅也在扔,但心中并不抱任何的希望。

    他不是【汉乡】没有打过仗,相反的,他还打过不少的仗。

    不管他再怎么琢磨,这一战,不管怎么打,都是【汉乡】必输无疑的局面。

    云琅曾寄希望于始终未曾露面的白冥,但现在看来,这只是【汉乡】他一厢情愿的想法。

    可能他一直以来都把白冥想的过于高深了,他可能就是【汉乡】一个有点闲钱的普通老头,若他真的是【汉乡】隐士高人,估计早就该出场了。

    灵犀指挥着灵心门的弟子,奋力反抗!

    琴音一浪密集过一浪,但依旧没有办法,敌人的实力太过于强悍。

    天羽门弟子远攻,真武宗弟子近攻,之后又有皇室之人的法术加持。层层叠叠的攻击下,灵心门弟子的活动范围在不断的缩小,死伤也在持续的增加之中。

    原本那个时候他们是【汉乡】可以逃出去的,但因为灵犀的举动他们又放弃了。

    不过没有人责怪灵犀,相反在这样惨烈的战斗中,她们的脸上还洋溢着笑意,在为灵犀和云琅祝福。

    “束手就擒吧,本尊倒是【汉乡】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让你们延续一点香火。”风长老腾空而起,用尖细的声音喊道。

    他很是【汉乡】自得,曾经辉煌到不可一世的蝶谷灵心门啊!

    终究还是【汉乡】折在了他的手中,就此一件,已足以慰藉他的内心了。

    云琅状若疯狂的扔着铁疙瘩,霍去病的背包已经被掏空了,他手中这三颗是【汉乡】剩下所有的了。

    天意是【汉乡】难违,但这样的天意,他并不想顺从。

    这种无力的感觉,太讨厌了!

    “阿琅,我有些不太甘心!”霍去病瞪着泛红的眼睛,喊道。

    云琅知道霍去病肯定不甘心,败仗是【汉乡】霍去病这一生最大的忌讳,他也不甘心。

    可不甘心又当如何?这是【汉乡】一个个人实力天差地别的世界,不像大汉那般单纯。

    实力高就是【汉乡】碾压实力低的,谋略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有时候显得很弱鸡。

    云琅大声吼道:“我也不甘心,尽力一搏,死而无怨!”

    霍去病没有再回应云琅,他的目光如同一头恶狼一般,恶狠狠的盯着外围逞凶的真武宗弟子。

    忽然,霍去病一把抓起长枪,猛地冲了出去。

    云琅根本来不及拦,霍去病已如下山饿虎一般扑向了真武宗弟子。

    将军最好的归宿就是【汉乡】沙场!

    云琅盯着霍去病的背影,看了良久,最终叹了口气。

    是【汉乡】他对不住这个兄弟,就因为一时的任性,为了内心的那个念想,而将他们置之死地。

    这是【汉乡】多么虚妄而扯淡的事情,但事已至此,能说什么!

    对不起,云琅是【汉乡】不会说的,霍去病犯傻的时候,他也会做出如霍去病一样的选择。

    跟着兄弟一起傻就是【汉乡】了。

    长枪在霍去病的手中舞成了一条银龙,这个战争疯子,在这一刻如同入了魔一般。

    他的眼中再没有任何的东西,只有敌人!

    砍倒敌人是【汉乡】他此时,唯一的想法。

    忽然,天地间响起一阵悠扬而飘渺的琴音,这琴音好似来自遥远的天际,又似在耳畔响起。

    云琅心神不由得一震,他可以肯定这琴音绝对不是【汉乡】在场的灵心门弟子所弹奏的,而是【汉乡】来自他人。

    听这琴音的手法,和灵心门弟子的几乎如出一辙。

    “可是【汉乡】你门中高人前来?”云琅连忙问灵犀。

    杀的满头汗水的灵犀,满脸的欣喜,听到云琅的话,小脑袋点的如同小鸡啄米一般。

    “是【汉乡】我师父!是【汉乡】我师父!”灵犀惊喜的叫道。

    云琅眼前的阴云,忽然间被拨开了一个口子,有光芒透了进来。

    绝处逢生的惊喜,顷刻弥漫了云琅的身心。

    有希望了!

    活着的希望!
友情链接:女性健康  全职高手  明末第一贼  五行天  免费算命网  天天美食  回到明朝当王爷  太初  金庸网  首富杨飞  调教大宋  飞剑问道  从全球高武开始  从全球高武开始  伏天氏  IT百科  作文大全  锦衣夜行  伏天氏  九御神王  极品家丁  史上最强重生者  全球灵潮  全职高手  全本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