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汉乡 > 第五十三章 冰宫殁
    第五十三章冰宫殁

    玄甲军没有找到自己的敌人,天羽门的弟子把所有人都当成了自己的敌人。

    于是【汉乡】这误打误撞的战斗,反倒是【汉乡】撞对了。

    云琅也会飞了,和轮回河的一次合体,让他觉悟了不少的东西。

    他在找回自己的道路上,又前进了一丝。

    云琅觉得他现在应该能打得过霍去病了,而且还是【汉乡】压着打。

    霍去病急匆匆的冲了过来,手中的长枪像是【汉乡】刚刚在血水之中浸泡过一般,振臂一抖,血水如雨点般撒了一地,露出了寒光闪闪的长枪原样。

    “那两个老家伙坑你了?”这个问题,在霍去病的脑子里缠绕了很久,他担心云琅出现意外。

    现在看到云琅只是【汉乡】有些狼狈,霍去病终于松了一口气。

    云琅疑惑反问道:“两个老家伙?”

    “李长风和白冥那老鬼,这两个老家伙不是【汉乡】坑你了嘛。”霍去病看着一脸懵逼的云琅,问道,“你不知道?”

    云琅说道:“我不知道啊!”

    这事,云琅还真不知道,这两个家伙坑他了吗?为何他丝毫没有意识到。

    云琅曾经格外信赖自己这颗脑袋,和脑袋中的智慧,但是【汉乡】现在他真的有些怀疑了。

    被这两个家伙给坑了,他竟然丝毫都没有察觉到,到底什么时候被坑的?全无察觉。

    霍去病怅然的望着云琅,忽然冒出一句,“阿琅,你不是【汉乡】曾经的阿琅了,被人坑了,竟然全无察觉!这很危险。”

    云琅也是【汉乡】一脸的无语,能怎么办呢?他也是【汉乡】个普通人。

    在大汉国,他显得与众不同,智谋过人,有很大的成分,依赖的是【汉乡】他脑子里面的知识。

    那是【汉乡】先知看着未来的感觉,所有的一切都了然于胸,自然过人三分了。

    但云琅终究还是【汉乡】一个普通人,也又栽坑里的时候。

    “我也觉得,在这里好像是【汉乡】个白痴。”云琅郁闷而怅然的说道。

    霍去病捏着鼻子禁不住笑了起来,“好了,这事迟早都会清楚的,那我们现在要不要去帮忙?李长风和白冥现在两个人打八个人,好像有点吃力。”

    就在这片刻的功夫,天羽门中又冲出来了几名白胡子老头,看样子应该都是【汉乡】天羽门中身份地位不一般的长老,和幻灵一起对付李长风,白冥无法站在旁边观战,也上去帮忙了。

    云琅问道:“他们真的坑我了?”

    “我不是【汉乡】特别的清楚,我听他们好像是【汉乡】这么说的。”霍去病忍着笑说道,实在是【汉乡】云琅现在的这个样子,太有喜感。

    云琅一脸正气凛然的说道:“那就不帮了,幻灵刚刚受了重伤,实力大打折扣,让他们慢慢玩去吧,我们去料理了天羽门这些小杂鱼。”

    “言之有理,这才是【汉乡】阿琅你的作风,不能忘了腹黑之本。”霍去病手中惦着长枪,跃跃欲试的说道。

    云琅瞥了一眼霍去病,说道:“耶耶我何时腹黑了?在这明媚阳光普照的天底下,我如阳光一样的明媚。”

    这样的话,霍去病又懒得回答了,这种马屁他并没有学会怎么去拍。

    而且,他也不乐意拍云琅的马匹,兄弟之间,不存在这些的。

    “对了,又有一支人马上山了,军容肃正,杀气腾腾的玄甲军!看的耶耶心痒痒的不行,若我还有这样一支人马,定当横扫龙武!谁不服,耶耶就干谁!”霍去病挥舞着手臂,张牙舞爪的说道。

    云琅也注意到了那一支刚刚上山的玄甲军,说道:“好像也跟天羽门有仇,这对咱们倒是【汉乡】有些好处,还是【汉乡】先了结了天羽门这些杂鱼再说。”

    “言之有理,就这么办吧。”霍去病颔首。

    望着茫茫雪山,和杀的起起落落的天羽门弟子,霍去病振声长喝一声:杀!

    云琅紧跟着霍去病,不见丝毫的落后,轮回河从手腕中飘出,缠绕在云琅的脚下,水浪哗哗,气势逼人。

    霍去病回头看了一眼云琅,眼中顿时一片狂热,“阿琅,你何时有这般能力了?”

    云琅微微一笑,回道:“命运使然,我也弄不清楚!现如今上古龙玉和轮回柱都在我的手中。”

    “阿琅威武!”霍去病振臂大喝道。

    看到自家兄弟有这般成就,霍去病比自己厉害了,还要高兴。

    “阿琅,你做了大半辈子的后军,如今终于能一展身手了,杀!”霍去病激动的喊着,一枪挑翻了一个天羽门弟子。

    云琅嘴角含笑,即便他如今有了这般实力,但终究成了如霍去病这样的大将。

    这种胆魄,差的好像有点远,霍去病这家伙的胆魄,完全就是【汉乡】天生的大将!

    李长风望眼欲穿的等着云琅前来帮忙,结果转眼一看,云琅竟然跑去打天羽门的那些小杂鱼了。

    身影飘逸的躲避着,李长风苦闷的往口中灌了一口酒,一定是【汉乡】霍去病这小崽子说的,气煞人也!

    “小杂碎们,你们当某家这武林盟主是【汉乡】骗来的吗?看剑!”李长风抿了一把嘴,猛地扔下酒壶,双手抱于胸?前,捏出了一个剑诀,一把黑色的玄铁长剑,缓缓显出了身形。

    幻灵嘴角依旧残留着干涸的血迹,看着李长风的动作,目光缓缓眯了起来。

    “第二剑!原来你真的有第二剑!”

    世人皆知李长风惯使单剑,几乎没有人看到过李长风使双剑。

    但其实,李长风使的乃是【汉乡】双剑!

    这第二剑,乃是【汉乡】李长风的本命剑,见过李长风动用本命剑的人,现在都早已坟头草三丈三了。

    随着李长风第二剑渐渐完整,天地间的气息猛地一变,空气中好像在下着牛毛针,炽热的气息弥漫了开来。

    如坐针毡的感觉,是【汉乡】这里每一个人心头的感觉。

    白冥满带风?尘的沧桑脸颊上,缓缓浮现出了一缕笑容,只是【汉乡】这笑容,格外的冷酷。

    “沉寂了许久,世人都该忘记老夫的模样了,老夫回来了!”白冥低低的呢喃着,声音沧桑而低沉。

    黑雾在白冥的周身弥漫了开来,嘶嘶之声不绝于耳。

    娇艳诱人的无叶之花,从黑雾之中舒展了开来,带着阴森之气的美好,惊艳了整片天空。

    “当黑雾滋生天地,曼陀罗之花盛开云端,九幽重开!他……他是【汉乡】白冥尊者,九幽之主!”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忽然如见了鬼一般,凄厉大吼道。

    幻灵的脸色猛地一变,嘴角狠狠的颤抖着,心头在滴血。

    这到底是【汉乡】怎么回事?这事牵扯出李长风,他一点都不奇怪,为何连消失已久的九幽之主都冒出来了?

    组了这棋局的幻灵,如今也无法把控棋局的走向了。

    白冥的身影缓缓在黑雾之中现了出来,坐下神兽似龟,却生就着蛇头。黑雾缠绕在神龟的四爪,隐隐可见一条条的九头蛇踪影。

    “山主!”

    那些在云琅眼中是【汉乡】歪瓜裂枣的镖师们,冲上了云端。

    此时,在他们的身影,难见一丝的狼狈,一个个昂首挺胸,煞气逼人。

    “杀!”白冥手执一根竹杖,看起来是【汉乡】那般的草率,但在这个时候,没人敢小瞧白冥。

    即便白冥的手上拿着一只木屐打架,也没人敢嘲笑。

    炽热的剑气笼罩着这一方天地,黑雾在其中弥漫了开来,不见一丝的违和。

    “剑成,杀!”李长风陡然睁开了眼睛,沉声大喝一声。

    寒冰难挡一剑之力,像是【汉乡】切瓜砍菜一般,李长风轻而易举的破开了幻灵的重重寒冰阻碍,杀到了幻灵的眼前。

    “小东西,吃你家爷爷我一剑,如何?”李长风的嘴角噙着云淡风轻的笑意,对向幻灵的姿态是【汉乡】居高临下。

    原来,李长风一直都没有把幻灵放在眼中,能影响他的,只是【汉乡】需要拿出多少的实力来对付幻灵。
友情链接:龙组兵王  励志故事  铸天之景  大明元辅  电视指南  玄界之门  武道孤圣  大王饶命  斗战狂潮  大族激光  广东高考网  春野小神医  据说娱乐网  重活一次  赘婿  明朝败家子  逆天铁骑  经典古诗词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据说娱乐网  免费算命网  房贷计算器  健康报网  秦吏  棉花糖小说网